期货代理

2020,你跟中国国家公园有个约定!
文旅要闻 中经文化产业 2020-03-11 20:40:51
  2017年9月26日,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要求:到2020年,建立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基本完成,整合设立一批国家公园,分级统一的管理体制基本建立,国家公园总体布局初步形成。2020年,无疑将成为“国家公园元年”,见证中国首批国家公园的面世。
  
  中国国家公园的发展与建设,经历了长期的论证准备和摸索探究。2019年5月,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启动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评估工作。
  
  全国已建成的三江源、大熊猫、东北虎豹、湖北神农架、钱江源、南山、武夷山、海南热带雨林、普达措和祁连山10处总面积约22万平方公里的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将接受检验。
  
  01.厘清体制成“公园
  
  首先,此“公园”非彼公园。
  
  不同于公众健身、休憩、旅玩的便民场所。国家公园,是指国家为了保护一个或多个典型生态系统的完整性,为生态旅游、科学研究和环境教育提供场所,而划定的需要特殊保护、管理和利用的自然区域。
  
  国家公园的核心是“保护”,保护生态,保护赖以生存的环境。
  
  国家公园是我国自然保护地的最重要类型之一,属于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中的禁止开发区域,纳入全国生态保护红线区域管控范围,实行最严格的保护。
  
  除不损害生态系统的原住民生活生产设施改造和自然观光、科研、教育、旅游外,禁止其他开发建设活动。
  
  截至2019年底,中国已有祁连山、三江源、普达措、大熊猫、海南热带雨林、南山、东北虎豹、神农架、钱江源、武夷山等10处国家公园体制试点,面积将近22万平方公里。其中,我国首个国家公园将于2020年在三江源地区开放。
  
  因此,2020将成为“中国国家公园元年”的刻度,见证着中国国家公园发展开启“新纪元”。
  
  回首“中国国家公园”的建设之路,可见如今的厘清、高效并不是一蹴而就。
  
  60多年来,我国已逐步建立起数量众多、类型丰富、功能多样的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自然文化遗产、森林公园、地质公园等多种类型的保护地,其保护范围基本覆盖了我国绝大多数重要的自然生态系统和自然遗产资源。
  
  在保护生物多样性、保存自然遗产、改善生态环境质量和维护国家生态安全等方面,保护地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但随之而来,也有同一个自然保护区部门割裂、多头管理、碎片化;社会公益属性和公共管理职责不明确;土地及相关资源产权不清晰;保护管理不高效;盲目建设和过度开发现象时有发生等等问题的显露。
  
  为防止自然保护地相关工作的努力付之东流,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的建设,从体制上摸索厘清着各方问题。
  
  02.中国国家公园的“时间线
  
  那么建立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是否有先行经验可供借鉴?
  
  答案是否定的,中国国家公园的建设是实打实的“白手起家”。
  
  “我们只能按照自己的实际情况,走自己的国家公园建设道路,在试点成功的基础上逐步推开。”自然资源部党组成员、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国家公园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张建龙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建立国家公园体制和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是一项重大的制度创新,没有现成的模式可供借鉴。
  
  为“探路”,群策群力,13个部门牵头拉起“国家公园管理体制”试点的风帆。
  
  2015年5月18日,国务院批转《发展改革委关于2015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意见》提出,在北京、吉林、黑龙江、浙江、福建、湖北、湖南、云南、青海等9个省份开展“国家公园体制试点”。
  
  发改委同中央编办、财政部、国土部、环保部、住建部、水利部、农业部、林业局、旅游局、文物局、海洋局、法制办等13个部门联合印发了《建立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
  
  《方案》明确试点区域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世界文化自然遗产、国家森林公园、国家地质公园等禁止开发区域(以下统称各类保护地)交叉重叠、多头管理的碎片化问题得到基本解决;形成统一、规范、高效的管理体制和资金保障机制;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归属更加明确;统筹保护和利用取得重要成效;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保护管理模式的目标。
  
  “实现一个保护地一块牌子、一个管理机构,由省级政府垂直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的试点并非是“国家公园”的实体,而是国家公园管理体制。在《建立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之外,发改委办公厅还印发了《发改委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试点实施方案大纲》和《发改委建立国家公园体制试点2015年工作要点》辅以配套。
  
  这便是中国“国家公园”建设的“开山之作”,实际的提出了“国家公园治理”的命题。
  
  而中国国家公园的实质创新之路始于另一份政策的印发。
  
  2017年9月26日,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方案》)要求:
  
  建成统一规范高效的中国特色国家公园体制,交叉重叠、多头管理的碎片化问题得到有效解决,国家重要自然生态系统原真性、完整性得到有效保护,形成自然生态系统保护的新体制新模式,促进生态环境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保障国家生态安全,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到2020年,建立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基本完成,整合设立一批国家公园,分级统一的管理体制基本建立,国家公园总体布局初步形成。
  
  到2030年,国家公园体制更加健全,分级统一的管理体制更加完善,保护管理效能明显提高。
  
  规范、高效、特色……《方案》奠定了“2020中国国家公园元年”的大局之势。
  
  时间转眼逼近成果之期,深入建设政策的应时出台,为中国国家公园的未来发展标好了“时间线”。
  
  作为国家生态治理战略,国家公园的建设将以2020、2025和2035年3个时间节点逐步推进。
  
  2019年6月26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要求:
  
  到2020年,提出国家公园及各类自然保护地总体布局和发展规划,完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设立一批国家公园,完成自然保护地勘界立标并与生态保护红线衔接,制定自然保护地内建设项目负面清单,构建统一的自然保护地分类分级管理体制。
  
  到2025年,健全国家公园体制,完成自然保护地整合归并优化,完善自然保护地体系的法律法规、管理和监督制度,提升自然生态空间承载力,初步建成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
  
  到2035年,显著提高自然保护地管理效能和生态产品供给能力,自然保护地规模和管理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全面建成中国特色自然保护地体系,自然保护地占陆域国土面积18%以上。
  
  不难看出,政策中字节频现的“2020”,成为了中国国家公园发展“时间线”上万众期待的“关键点”。
  
  03. 2020自然保护地体系“发力
  
  《关于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的指导意见》对包含自然保护地在内的自然保护地体系进行了明确界定:“自然保护地是由各级政府依法划定或确认,对重要的自然生态系统、自然遗迹、自然景观及其所承载的自然资源、生态功能和文化价值实施长期保护的陆域或海域。”
  
  依据自然保护地体系发展战略,2020年开始,各地将结合自身实际,制定相应实施方案。
  
  2020年2月20日,河北省委省政府印发《贯彻落实〈关于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的指导意见〉的若干措施》。在2020年,河北省将编制完成全省自然保护地整合归并优化方案;到2025年,完成自然保护地整合归并优化,完善自然保护地体系的地方性法规、管理和监督制度,提升自然生态空间承载力,初步建成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到2035年,自然保护地将占河北省陆域国土面积7.43%以上。
  
  黑龙江省也制定了《关于建立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自然保护地体系总体实施方案》。除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外,2020年,黑龙江省还要完成各类自然保护地总体布局和发展规划,完成自然保护地勘界立标与生态保护红线衔接,制定自然保护地内建设项目负面清单,构建统一的自然保护地分类分级管理体制。到2025年,初步建成以国家公园为主体的黑龙江省自然保护地体系。到2035年,自然保护地占黑龙江省国土面积不低于18%。
  
  海南省将在2020年全面提速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的建设,积极争取《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总体规划(2019-2025年)》获批通过,尽快完成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生态保护、交通等专项规划;并按程序出台《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条例》和《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特许经营管理办法》,逐步建立热带雨林国家公园法律法规体系。
  
  福建省林业局、省发改委、省自然资源厅联合印发《武夷山国家公园总体规划及专项规划(2017—2025年)》,规划包含资源保护、保护修复、科研监测、科普教育、游憩展示、社区发展、管理体制机制创新等7个方面。明确到2020年,完成武夷山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各项改革任务,设立武夷山国家公园。
评论(0条评论)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扫一扫,关注劲旅网官方微信号

或搜索“ctcnn1”

手机扫一扫,打开劲旅网手机站

随时掌握最新资讯

微博扫一扫,打开客户端

第一时间分享及时旅业财经资讯给好友

十万旅游业者的资讯选择,每周固定推送

热 门

登录

关闭